当前位置:首页>社交电商/社区团购 > 电商学院 > 新零售运营 > 看似生长旺盛的社区团购,危机与疯狂并存

看似生长旺盛的社区团购,危机与疯狂并存

62人阅读|来源:汉潮|发布时间:2019-07-31 21:14:34
导读:有人称“团长”往往能体现一家社区团购平台竞争力,好的“团长”在一定基础上直接决定了GMV。

编者按:生命力看似旺盛的社区团购,疯狂与危机并存!  有实力的社区团购玩家,明处跟你争团长,暗处跟你拼供应链,而实力不济的小玩家们,却只能躲在暗地里跺脚干瞪眼,独自悲伤。 近两年,被资本“宠幸”到上天的社区团购行业,只用了短短一年多时间,数量已达到上千家。而整个社区团购中最重要的端口便是拥有强大社区资源的“团长”们,因此,这些人变成了众多社区团购玩家们争抢流量的主要对象。 社区团购的“江湖乱斗” 有人称“团长”往往能体现一家社区团购平台竞争力,好的“团长”在一定基础上直接决定了GMV。 而承担着售前和售后工作的中枢角色“团长”,无疑成为各社区团购平台之间夺取新流量的入口,是众多社区团购平台争抢资源的一个法制胜宝。 随着社区团购平台在获取流量的战场上混战厮杀越来越明目张胆,优质“团长”的电话和资料只要花几万元不等,便可以通过业内渠道得到,已成为公开的信息。 面对“挖团长”的疯狂现象,各平台在挖其他“团长”的同时,对于自家“团长”的管控能力也遭到前所未有的考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争斗。 自2018年下半年起各社区团购平台之间的乱斗,是所有身在这个社区团购江湖的从业者都能感受到的,说是江湖混战亦不为过。 张军(化名)目前是一家社区团购平台的地区负责人,他对《商界》记者讲述了他挖团长的经历。当时张军急于拓开市场,便动了歪心思。为了摸清其他平台整个链条,他前期花了2个多月时间找到了当时一家较大竞争对手的仓库,然后经常骑着摩的一路跟随配送车到各个小区。通过长时间的摸索,张军摸清了整条线的团长人员,随后开始为“挖人”做准备。 为了说服其他平台的“团长”叛变,张军不止一次在私底下和他们接触,熟悉过后,便时常给一些社区团长送礼、送产品、请吃饭……等对方开口答应,他便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现在的‘团长’们都聪明多了,哪个平台提成点多,他们就为谁卖货吆喝。” 张军说道。 “我之前是食享会的团长,但期间由于他们工作人员要求让我把500人的群管理权交给他们运营,我没答应,最后合作的也就不愉快了。之后我便被另一家平台邀请去做了‘团长’。”一位小区的宝妈袁老师说。听她讲,她之所以选择去另一家,主要还是对方平台能够给出比之前平台高出5%的提成比例。 “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有更大的利益。”这便是另一位社区“团长”对记者坦然回答。 其实对于像袁老师一样众多的“团长”来讲,社区团购只是赚钱的一个渠道而已,如今,让一个团长忠诚于一家平台已经很难。 与此同时,随着社区团购市场热火难消,无底线的打价格战也成为常态。之所以会有此局面,主要也是由于社区团购门槛低的缘故。目前在许多平台上都有太多类似“1元秒杀”、“ 0.9元一捆蒜苗”等拼购活动。 “我们水果在果园出来时价格就很低,为了拓开销路,很多时候不得不跟一些社区团购平台合作,但给的价格只比出果园的价格高出几毛钱。如果非要低价,我们就只能提供一些质量稍微差一点的水果,但水果是吃的,我们还是要保证安全。”一位水果批发市场供应商对记者讲到。 的确,讨价还价的双方买卖谈判中无可非议,但如果过度追求低价反而会适得其反,否则极有可能会掉入“劣币驱逐良币”的陷阱中,并最终爆发产品安全问题。 而作为社区团购“局内人”的张军也坦言,当下的社区团购和几年前的微商很相似,为了能分得一块市场蛋糕,大多都以价格作为竞争手段,把利润压到很低,因此,招商也成了他们一大难题。 张军告诉记者,平台为了想要赚钱,就只能在价格上作文章了。如某些平台在采购产品时只要商品“没坏、没毒”就可以,尤其是一些小平台,不会设置专门的监管人员。目前,不管在政府和行业,都没有相关专门监管部门,因此,大多平台跳线的灰色地带更肆无忌惮了。 以上问题,究其原因,是由于社区团购平台间竞争毫无规则可言,整个社区团购的生长轨迹从之初就埋下炸弹。社区团购是一个做“以销定采+熟人社交”商业模式的生意,不论何时,消费者最看重的依然是产品的质量和服务,而非“团长”本身,如果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消费者还能买“团长”的单吗? 社区团购行业如果不能有一个形成良好的生态体系,最终将落得一地鸡毛。 “巨头”加入 加速洗牌 当社区团购玩家们自顾自的厮杀之际,电商大佬和传统零售巨头的“正规军”也趁虚而入,对于社区团购的早期玩家们来讲,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苏宁易购在今年推出“APP+门店”的苏宁小店上线了社区团购“苏小团”业务线。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最新团长数量已经达到4.8万人,目前苏小团整体GMV环比涨幅也达到了1300%。而作为苏宁小店旗下的团购品牌,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整个苏宁商业生态圈的流量入口。 京东开发的小程序友家铺子,主打社区日常生活用品,包含生鲜水果和日用百货。拼购则由线下店长提供,秒杀及优惠券商品由京东提供。从京东友家铺子店长版协议解释可以看出,友家铺子虽不是完全的社区团购平台,但在一定程度上,入局社区团购的事实已显露无疑。 阿里的社区团购运营模式则是通过自家的“菜鸟驿站+手机淘宝”布局,目前手机淘宝的“团购驿站”已在沿海城市地区布点,可以看出,阿里扩张社区团购也指日可待。 永辉超市是商超行业首家做社区团购的,在模式运营上,主要招聘永辉超市周边人员为“团长”,顾客通过点击“团长”的专属链接完成交易,这对于打造永辉超市生态圈来讲,也是一个全新的路径。 彼邻优鲜社区团购区域负责人唐经理表示,“由于社区团购门槛低,市场竞争乱,一些新加入品牌“水土不服”的情况非常普遍,而电商、商超巨头的加入,在一定基础上更能推动整个社区团购行业生态走向良性发展趋势。” 可以看出,电商、商超等巨头企业的加入,预示着社区团购行业将迎来行业洗牌阶段,毕竟这些正规军在竞争力和线上运营能力以及供应链上他们更具有实力和优势。 当然,并不是说巨头入局之后,其他玩家的前途就惨淡了,社区团购是一个熟人生意,有些起步早的小玩家们往往在这方面更具备天然优势。 是否会趟当年“千团大战”老路 据不完全统计,受到市场热捧的社区团购已超过上千家,成为近一年多来投资项目中为数不多的热门项目之一。 在新零售背景下,风口一个一个接踵而来,从起初被人看好的无人货架现在已经“凉凉”,到便利店陷入“关门潮”,如今的社区团购接着又被吹了起来。 但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正值社区团购资本热持续时,号称覆盖30余城市,融资10亿元,有四五十万用户的武汉社区团购品牌“鲜女果”被爆出关停。官方的解释是,由于社区团购赛道玩家太多,打算“暂停观战”。 同时,社区团购行业猛料不断,从业内人士爆出“你我您”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邻邻壹宁波关城、南京业务相继关闭等消息背后,可以看出,整个社区团购行业即将面临残酷的淘汰赛困局。 其实,就社区团购而言,可以说是在零售领域衍生出的一个“新物种”,走的是“头重脚轻”模式。脚轻,指的是投入成本低,依靠单一的微信生态圈;头重,则是供应链,目前成为是部分社区团购平台最大的短板。 “对于一些实力较强的平台而言,每天要完成大量订单,必须要通过专门的供应商和专业物流来维持,这无疑会增加一部分成本。而对于小团购平台来讲,由于缺失供应链,他们的大多产品并未来自产地,而是通过当地批发市场,这在一定基础上造成社区团购市场价格高低不一,竞争不公的现象。”社区团购平台负责人张军讲到。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多数社区团购创业者来说,首先供应链是别人的、流量也是别人的,团长如果不稳定,随时会让投入打水漂。随着社区团购行业进入到下半场冲刺赛的角逐中,供应链则显得越发重要。” 在红利驱动下的社区团购本应该更理性一些,但许多平台却都急于求成,争抢市场,大喊扩张计划,以此来获得资本。而当年千团大战之所以有那么多企业难以存活,近乎全盘沦陷,归根到底,就是对市场毫无敬畏之心的结局。 随着涌入社区团购赛道的人越来越多,大有超越当年团购网之势。不过一些平台也要谨慎,避免自己沦为炮灰的结局,犹如当年团购网站的千团大战,最后也只有美团活了下来。 社区团购并不能急于盲目扩张,更应该先深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同时提升自身优势,避免在同质化的社区团购泥潭中率先死去。

汉潮热门产品

HOT PRODUCT
  • 汉潮B2B2C多用户商城系统
  • 汉潮社交电商系统
  • 汉潮O2O城市生活服务系统
  • 汉潮智慧门店新零售系统
  • 汉潮社区团购系统